最怕你邀请我参加你的婚礼

我的意中人,终于成了别人的盖世英雄。

by 作者/伶人自悲卿自喜 & 封面/Max

伶人自悲卿自喜,愿永远有书可读,有字可写,有雨可凭栏,有故事可以热泪盈眶



在朋友圈看到林旭的婚礼请柬,下面密密麻麻都是当年那一帮朋友的点赞和恭贺,江逸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点下去。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所有的举动都会显得多余。

林旭还是打来了电话,前两次打过来时江逸晨没有接到,看到来电也没有回过去,林旭第二天又锲而不舍地打了第三通电话,盛情邀请江逸晨去参加他的婚礼。

十年前,林旭是江逸晨大学的同窗,在那个陌生的班里,他俩是唯一的老乡,一见如故。林旭是个热闹的人,带着慢热的江逸晨参加老乡会,一直十分照顾她。要说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江逸晨是万万不信的。林旭就是她曾经的蓝颜知己。

既然两个人谁也不是谁的前男友和前女友,也没有任何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江逸晨为什么不愿意出现在他的婚礼上呢?

其实这两年,江逸晨像是患了社交恐惧症似的,不愿抛头露面,尤其是对故友旧识的邀约,更是找出各种理由搪塞,闭门不见。

林旭婚礼的那一天早上,江逸晨前一晚加班到深夜,原本打算蒙头大睡,等醒来再发个红包给他以表祝贺。可大清早她就被对面医院大楼施工的声音吵得清醒无比,翻出微信她一眼看到林旭发来的酒店地址,并嘱咐她,如果找不到随时给他电话,他安排人去接她。她没有回复,把手机扔到了飘窗上,继续睡过去。

半睡半醒之间,江逸晨的脑海里思绪万千,怎么也睡不着,在去与不去之间犹豫不决。眼看离婚礼开始只有一个小时了,飘窗上的手机不时在震动,老妈在门外敲门提醒,你不是说今天有同学结婚要去吗?怎么还不起来。在鼓足了莫大的勇气之后,江逸晨一把坐起来,拿起手机,果然是林旭的电话,她发了一条微信给他,说她一会就过去。

江逸晨洗脸的时候瞥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脸上的五官极为寡淡,是人群中不会被人注意到的样子。她总是习惯性地挑眉,这让她的额头早就烙上了几道皱纹,她为此对自己十分恼怒,却偏偏改不掉。她的皮肤因为懒于保养而有些紧绷干燥,早已不似十年前满脸的胶原蛋白。她清楚的记得刚开学的第一个晚自习,邻桌的一个北方来的男生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红扑扑的脸很认真地问她,你们南方的女孩子皮肤怎么都那么好呢,又白又嫩的。这十年烟熏火燎的生活,竟把她烤的又粗糙又蜡黄,失了当年的颜色。

她又想起大学失恋了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去找妹妹,妹妹跟她说,姐姐,你的眼睛好亮呀,好像眼里有星星。而此刻呢,她的肿眼泡下面露出的是一双浑浊的眼睛,本来就小的双眼因为习惯性的耷拉着显得更黯然无神了。江逸晨对着镜子使劲挤出一个笑容,眼角深深的纹路让她差点吓了一大跳,那分明就是楼道里经常碰见的那些中年妇人的神态。

十年的光景,足以憔悴了一张眉飞色舞的脸,也足以羸弱了一颗飞扬荡漾的心。十年的人海漂流,江逸晨渐渐发现世界上美丽的事物只会愈来愈少,最美好的都留在了记忆中,她不想再轻易地去击碎它们。也许这就是江逸晨不愿再见旧友故人也不愿参加类似同学会的理由。

而此刻,她显然已经无法回绝了。她在架子上翻出了一盒落了灰尘的面膜,贴了一片在脸上。撕掉洗脸后又找出许久不用的化妆包,开始在脸上一丝不苟地涂抹起来。粉底一定要擦的不露痕迹,眼妆不能过于浓艳,口红的颜色最难以抉择,烈焰红唇太过风情,淡粉又压不住苍白的脸色。江逸晨不愿过分的浓妆艳抹,仍然想显出轻轻淡淡的少女模样,一如当年那段清清浅浅的青春岁月。

等到江逸晨收拾妥当,便急匆匆地出了门,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她一眼看到了一身黑色礼服胸前别着红花的林旭,到底是新郎官,举手投足之间掩饰不住的春风得意。林旭远远地就向她招手,并快步跑向了她,带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笑意对她说,好久不见,甚是想念。然后毫不生分地拽住江逸晨的胳膊,把她拉进了大厅,任再内敛的人也招架不住他的热情。这是她熟悉的林旭,就像上学时带着她混迹在他的兄弟们中间时一样,从不让她感到尴尬。

大厅正中间铺着一条红色的地毯,两旁站满了宾客。隔着旋转玻璃门,江逸晨第一次看到了林旭的新娘子,高高的个头,略显丰满的身材裹着洁白的婚纱,对着宾客露出得体的微笑。林旭带着江逸晨从熙熙攘攘的笑声祝福声中穿梭,走至新娘子面前,江逸晨冲她一笑,正要跟她打招呼,她别过了脸,热情洋溢的跟旁边的客人握手寒暄起来。

江逸晨有些讪讪的,林旭拉了一下新娘的裙摆,正要跟她说话,却被后面涌上来的人群推搡着到了前面,他索性把江逸晨带到了一张桌前,让她坐下,对她说,等下介绍你们认识。说完对着桌上的人大声招呼,我把我们当年的才女江逸晨请来了,你们要好好陪她。

江逸晨抬起头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还没等她把他们的名字都对上号,斜对面的男生就端着杯子走了过来,笑着说,我们都成了油腻的中年男,没想到你竟然越来越少女了。江逸晨这才注意到面前微胖的男生是她当年的后桌老郑。

那时爱憎分明的江逸晨和她们宿舍的人都不怎么喜欢他,他总是侃侃而谈指点江山的样子,在老师面前极尽谄媚,这些本来与她无关,可他总是在后面扯江逸晨的衣服赞叹她的文章写得太好,顺带问他们班女生的八卦,这就让她对他避而远之了。后来,听说他竟然混成了班里的佼佼者,在上海某个区域的主流媒体混得风生水起,也娶到了当年热烈追求的女生。

江逸晨跟他寒暄了几句,发现他说起话来更激昂了些,头上也有了几根若隐若现的白发,也许是平日里的工作让他格外操心。

等老郑坐定之后,旁边有人碰了江逸晨一下,她扭头发现是寡言的阿来。阿来跟她中学就是校友,但江逸晨在学校的书法比赛上看到过他的毛笔字,写得飘逸出尘。两人一直不同班所以没有任何交集。直到上了大学,林旭带他参加老乡会,他们才真正认识。

阿来性情温和,架一副银边眼镜,样貌斯斯文文的,总是独自坐在角落里,不怎么引人注意。老乡会之后,他们互留了电话,那是一个没有微信的年代,年轻人热衷于装扮QQ空间和写空间日志,彼此交流感情的主要途径还是短信。

老乡会不久后,阿来给江逸晨发来了短信,在阳春三月里约她去郊外放风筝,在微风荡漾的黄昏约她去湖边骑自行车,又在百无聊赖的周末约她去山上烧烤。但江逸晨总是找借口推脱,最终一次也没去。

十九二十岁的年纪,年轻多骄傲,青春多热闹,江逸晨一次也没有去。

直到后来的老乡会,林旭硬拖着她去了学校后街的KTV里,江逸晨才又见到阿来,他们混在一群人里吵吵嚷嚷的玩游戏,没有单独说上一句话。后来,阿来唱了一首歌,是阿桑的《一直很安静》,声音低沉,虽然没有多好听,却极为动情。

回去的路上,江逸晨收到阿来的讯息:那首歌我练习了好久,是专门唱给你的,你明白我的心意吗?江逸晨没有回信。此后,他们再也没有交集。

而此时的阿来,依旧不温不火,身边坐着他的妻子,小巧而活泼,正在跟旁边的女生热络地交流着育儿经验。江逸晨和阿来对视一笑,便再也没有说话了。

桌上的其他人江逸晨虽然也不生分,但大都已经叫不出名字了,在客气的寒暄之后,他们又继续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她悄悄地打量着他们,男的大都沧桑了许多,女的大都浓妆艳抹,谁也不愿服老,谁都想看起来更年轻一点。越过山丘,到了三十左右的年纪,时间从赖着不走变成从不停留,岁月如刀,果然是会在脸上也会在心里留下痕迹的。

江逸晨听到右边的两个女同学一直在谈论因为买房跟婆婆闹不和的事,左边的男生在抱怨自己的媳妇儿管他太多,对面的男生嘴里偶尔蹦出两句带有色彩的段子,逗的众人哈哈大笑。也有人在讨论股票和政治,升职和创业,旅游和二胎。

他们再也不会谈论摇滚和篮球,真爱和自由,文学院的长发女生和抱着吉他的青涩男生,再也不会大言不惭地说未来可期。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少女,终于到了曾经无数次憧憬过的未来里,忧心忡忡地谈论着油腻的中年危机。

“林旭先生,你愿意娶秦潇潇女士为妻吗?这一生无论疾病还是健康,富贵还是贫穷,你都愿意照顾她,爱护她,矢志不渝。”

江逸晨的思绪被台上司仪略显激动的誓词拉了回来,她看到此时的林旭风度翩翩,周身散发着她从未见过的光辉,他噙着热泪对着新娘子大声喊,我愿意!目光坚毅而又笃定。

不知怎地,江逸晨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大学里那个曾经一直明目张胆地苦恋着林旭的女生。她总是缠着林旭,表白了无数次仍然被拒,却在每一次见到林旭之后,仍然对他咧嘴笑得开怀。林旭的这帮兄弟们无数次劝他从了她,可林旭仍然无动于衷。

婚礼的后半场,林旭拉着新娘子下来敬酒,到江逸晨面前时,新娘子仍旧是对着众人礼貌而得体地一并举杯微笑,江逸晨便也没有主动凑上去了。

仪式结束后,这一桌兄弟们起哄要留下来闹洞房,再一醉方休,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江逸晨去向林旭告别,林旭和一大桌校友们再三挽留她,她还是执意走了。

走出宴会厅,外面是凛冽的寒冬,门口的林荫道上,透过稀疏的老银杏树缝,可以看到几缕微弱而清冷的阳光,在冬日里显得不合时宜。江逸晨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一脚踩在光影下,另一只脚踩在阴影里。她裹紧了单薄的呢子大衣,快步走向车里,拿出手机,习惯性地刷了一下微信,看到那个恋着林旭的女生发了一条朋友圈:我的意中人,终于成了别人的盖世英雄。

江逸晨想起当年,他们一群人一起在网吧里打大话西游的游戏打到昏天暗地,也一起在礼堂里看大话西游的电影看得泪流满面。回去的路上,江逸晨突然很想听一听那首《越过山丘》:

他说你不必挽留,爱是一个人的等候

等到房顶开出了花,这里就是天下

总有人幸福白头,总有人哭着分手

无论相遇还是不相遇,都是献给岁月的序曲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

向着开满鲜花的山丘,挥挥衣袖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酒和故事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值多少钱?

2021-12-24 21:32:43

酒和故事

身在北上广,如此热爱又如此迷茫

2021-12-29 22:37: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